全国加盟热线

400-855-5288

浏览次数:59

更新时间:2021-01-20 16:45

第五百九十二章:小岛国篇-半身死灵(九)

挂上电话的鹿岛玲子还是像往常一样,将花店里外收拾的干干净净,然后关好门窗,因为怕丈夫回来的时候进不来,于是玲子决定在花店里看看书,正好在门口,顺便等丈夫回来。  玲子看书的时候有一个习惯,就是手要捏着什么东西才行,刚好玲子旁边有一颗玫瑰花,玲子看书看的忘我,忘了自己不再卧室,而是花店里,伸手就捏在了玫瑰花的花茎上,手一下就被刺给划破了,鲜血流了出来,玲子赶紧站起身去包扎,几滴血滴在了地上,这几滴血落在地上,绽放出了微微的光芒,但是玲子没看到,等到玲子回来的时候竟然发现滴在地上已经干涸的血液好像要往什么地方流似的,几滴血隐隐形成了什么形状,玲子当时还想,等自己丈夫回来,一定要给自己的丈夫看看这个有趣的图形!  夜里,睡着的玲子被冻的醒了过来,看了看手表,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可是自己的丈夫还没有回来,玲子也没有在意,心道估计今天是不回来了,于是玲子便回到了卧室睡下了,一直到第二天清晨醒来,玲子想往常一样起床开店,一直到中午自己的丈夫还是没有回来,玲子就有点担心,于是决定去丈夫的工厂问问情况。  玲子在花店门口写了今天有事外出的字样,然后就去了丈夫所在的工厂,工厂里,一群人还在忙碌着,玲子找到一个和自己丈夫一起来过花店的人说道“我先生在这里受您照顾了,昨晚我先生说工厂举行宴会,但是一晚上都没回家,您知道他去哪儿了么?”  这个人一看玲子,正要说什么,但是又停住了,有点欲言又止的意思,但是最终还是摇了摇头“我……我不知道……对不起啊大嫂。”说完就逃一般的离走了,玲子的心里越发的不安起来,而且不知为何,这种情绪渐渐浓烈起来,玲子似乎感受到了什么,着急的跑进工厂里,想问问自己丈夫的好朋友看看有没有关于自己丈夫的消息。  可是玲子找了一圈,竟然一个都没有找到!而且玲子发现,但凡是跟丈夫关系好一点的人,今天竟然全都没有来上班,这让玲子更加不安,莫名的慌张也逐渐强烈起来,玲子心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是无论玲子再怎么着急,怎么紧张都无济于事,没有人说,也没有人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无奈的玲子只能只能回到花店,刚回到花店,就发现两个警员站在自己的花店门口,玲子的不安感彻底的席卷了全身,玲子步履阑珊的走到警员面前先说“是……是不是……我先生……出……什么事儿了?”玲子的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转了。  两个警员对视一眼,看着玲子履带惋惜的问“你是鹿岛玲子么?”  玲子脚一软,靠在了花店的门上“是的……难道我丈夫……遇害了?”  警员急忙摆手“不是的,我们是青森警察本部的,您的丈夫因为重伤害罪被拘押了,我们是来通知一下家属的!”  玲子这时候才放下心来,但是紧接着心又被揪了起来惊呆到“你说什么?重伤害?这怎么可能,我丈夫一直都是一个奉公守法的好人啊,平常跟人大声说话都没有过,怎么会重伤害呢?你们一定是弄错了。”  警员无奈的示意玲子不要说了,玲子闭上了嘴,警员才说“这个我们就不清楚了,不过你的丈夫好像是惹了……”警员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另一个警员打断了“总之您的丈夫已经被警方羁押了,消息已经通知到您了,我们的任务完成了”说完,就拉着另外一个警员扭头就走了。 玲子看到了第一个警员想要说什么,但是被另一个警员阻止了,玲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也隐约感受到了不对劲,心急如焚的玲子便风风火火的前往了青森警察本部,想见见自己的丈夫,可是到了警察本部找了半天,警察以重刑犯的名义拒绝了玲子的探望,玲子在警察本部里求了个遍,可是没有人愿意帮助玲子,好像玲子的丈夫是个不能碰的烫手山芋似的,玲子最后只能无奈的回到了店里。  在店的这几天,玲子又问遍了所有认识的人,可是最终都没有结果,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这一天下午,一个带着圆帽,穿着风衣的人走进了花店,玲子很没有精神说道“您好,您需要点什么花?”  男子摘下了眼镜,玲子一下就认出这是自己丈夫最好的一个朋友,玲子就想赶紧问男人,有没有自己丈夫的消息!自己的丈夫到底怎么了他底发生了什么事!  男子看到玲子要说话,赶紧比出一个禁声的手势,然后大声的说“有没有小野菊啊?”  玲子也是个聪明的人,眼珠一转明白了,说道“哦,在后面,您跟我来。”说罢领着此人来到了后屋,刚一进后屋,男子就摘下帽子“大嫂,出事儿了!”  玲子着急的说“我知道出事儿了!怎么会被判重伤害呢!他伤害谁了?为什么警察不让我看?”  男子神情紧张“哪有重伤害呀!就是工厂里几个老板的儿子们,他们喝醉了闹事儿,本来大家都没想管,可是三个人越来越过分,竟然开始猥亵女同事们,后来好多人都看不下去了,可是大家都没有做出反应……只有……”  玲子急了,一把抓住了男子的衣领“可是怎么了!你倒是说呀!”  男子叹了口气“您丈夫一激动,就推了其中一个人一把,结果这个货喝醉了,一下就被推倒了,就是小手指层破点皮。”  玲子“然后呢?”  男子“然后另外两个年轻人就报警了,警员一来就不分青红皂白的抓走了你丈夫,后来我们才知道,你的丈夫被判了重伤害罪,判了30年,现在已经移交到监狱了!我早就想来告诉大嫂你的,可是我们都被警告了,不让再说起这个事儿,我早就想来告诉您的,可是您的店门口总有人看着,我也是实在找不到机会,这不是吗,今天看到门口的人不在了,我才来通知大嫂您的。”  玲子后面的话已经听不到了,只听到了一句30年···  男子看到玲子一副慌了神的样子,赶紧说道“大嫂没事儿的,我在监狱认识几个朋友,已经打过招呼了,大哥在里面不会出事儿的,这点您放心,只不过……您得快点想办法弄大哥出来呀。”男子看向玲子,依旧一副无神的表情,男子也只好带好帽子走了,留下玲子一个人在后屋发呆。  事后的几个月里,玲子花光了所有积蓄想打通关系,见自己丈夫一面,可是始终没有见到,最后也只是得到了和丈夫通信的权利而已,丈夫说自己在监狱里很好,没有受到什么委屈,让自己不要担心,他会积极上诉,想办法离开监狱的,并且告诉玲子,不要轻举妄动,因为这三个少爷的家庭非常阔绰,手眼通天,是惹不起的人。  玲子最后得知了三个少爷的身份,但是此时的玲子已经怀孕5个月了,不能奔波,为了不让自己的丈夫担心,玲子并没有告诉丈夫自己怀孕的事儿。  几个月后,玲子产下一女,玲子看着自己的女儿,眼神中充满了凝重,玲子对着怀里的女儿说“女儿,妈妈要为爸爸报仇!你支持妈妈吗?”  小女儿才刚刚出生,抓住了妈妈的手指好像在鼓励妈妈似的,玲子越发坚定了要为自己的丈夫平反的想法,于是玲子开始四处联系报社,电台,想通过舆论为自己的丈夫平反,可是电台一听说要曝光的人名字,就吓的赶紧拒接,有的报社甚至还劝阻玲子放弃这个想法。  一天夜里,玲子托着疲惫的身体往自己的家走去,突然被人捂住了嘴,玲子闻到了好浓的一股药味,然后便失去了抵抗能力,瘫软在地上,但是玲子的意识是清醒的,很快一辆黑色的车开了过来,下来三个年轻人,其中一个带头的年轻人用不屑的目光看了看玲子“她就是那个白痴的妻子?想曝光咱们几个?”  另一个年轻人说“就她?想救出那个推我的那个混蛋?想都别想!他就老死在监狱里吧!只要我说一句话!再加判他几十年跟玩一样!”  这时候三个年轻人中一个戴眼镜的人推了推眼镜“但是这个女人这么告下去,怕是会出事情的吧,怎么办呢?”  这时候玲子看到自己头顶走过一个人,正是捂昏自己的人,此人穿着一身黑色忍者服,蒙着面,但是眼角处却有一个红色胎记,特别扎眼!  此人说“扔到铁轨上,压死算了,就当是她自杀好了!”这话一出,几个人都笑了,三张满脸奸诈的笑容的脸齐齐盯着已经毫无抵抗力的玲子,玲子的内心的恐惧,就可想而知了···

留言咨询

留言即可获得益禾堂项目详细资料,请立即留言!


益禾堂品牌总部 | 版权所有

加盟享优惠,全力支持您的创业梦!